策略赢家孙建波:A股未来五年不会创新高 股市波动就能挣钱

  • 时间:
  • 浏览:2

[摘要]2016网易策略赢家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今日在北京举行,在“股市的下一个五年”分论坛“圆桌对话--监管与发展”环节,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先生称股市波动就能挣钱,A股未来五年内不会创新高, 一是房屋建筑业会进入大衰退,建筑业的上下游都得同步下滑,如...

  2016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今日在北京举行,在“股市的下一个五年”分论坛“圆桌对话--监管与发展”环节,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先生称股市波动就能挣钱,A股未来五年内不会创新高, 一是房屋建筑业会进入大衰退,建筑业的上下游都得同步下滑,如此的话,经济负增长也不是不可能的 ;二是货币方面会进入通缩, 历史上所有商品大过剩的时候基本都是通缩,商品大过剩策略赢家很难发生通胀 。

  以下为文字实录:

  水皮:前一位嘉宾,不光看好五年,近期也比较看好,但提醒大家,再乐观,他也是设置了无数个“如果如果如果”,如果这些“如果”不成立,一切都是空谈。大家千万记住了,我提醒一下。

  同样做券商,孙总,你同意他刚才那么乐观的看法吗?

  孙建波:我没这么乐观,可能恰恰相反,五年之内,我十分谨慎。我记得去年咱俩在这个场合也谈到了对于交易的原则,我觉得我们投资也好、交易也好,也讲一些原则。首先我讲一个“爱国原则”,这不是我们认为经济会达到8%,10%就叫“爱国”,经济发展本身就有泡沫、有破灭,螺旋上升的,所以我谈经济有危机,也是爱国的。

  第二个原则是交易原则。不是说股市从3000点涨到6000点就是大策略赢家牛市,大家就能挣钱,其实波动就能挣钱,我相信百分之八九十炒股的人是靠差价挣钱的,不是靠那个五年十年长期投资挣钱的。五年投资,可能很少有人想这个事儿。

  讲了两个原则,我讲一个基本判断,两个观点,三个辨析。

  再说一个基本判断,我认为未来五年内不会创新高,资本市场发展的希望可能在于新三板要建立一个竞价交易的层次,而新一轮产业革命我认为是服务机器人(行情300024,买入)产业的发展,所有这些事情都不是五年能够做到的。我的一个基本判断就是未来五年不会创新高,就像我在2009年时说的,十年可能很难再见到6000点了,后来我们说修正一下,很可能较长时间内都见不到4000点。去年有个杠杆牛,到了5000点。我现在的判断,未来五年内见不到新高。

  在这个基本的判断之下,我有两个经济观点来支持这个观点,第一,中国将不可避免地进入住宅建筑业大衰退,也称“库兹涅兹衰退周期”,从全社会建筑业住宅的竣工量看,去年是28.4亿策略赢家平米,前年是28.63亿平米,这个量除以13亿人口,人均是大于2的,如果房子保质期是70年,以这个量,也就意味着人均住宅是140平米,也就意味着我们进入了人类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对的泡沫巅峰。回到正常水平,我们的住宅建筑量将在人均1平米左右,也就是下滑50%,泡沫哪有从顶点下滑到合适水平的?都是下滑到更低水平。

  1929年前后,当时美国城市住宅启动量从1927年的巅峰(93.7万套)下降到1932年(9.3万套),下滑了90%,当然,我们国家的经济有稳定性,但也不至于只下滑50%吧,下滑60%、70%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这意味着建筑业的上下游都得同步下滑,如此的话,经济负增长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是我第一个基本的经济观点。

  第二个观点是我们会进入通缩,很多人会谈通胀,但你要知道历史上所有商品大过剩的时候基本都是通缩,商品大过剩很难发生通胀,有人说我们可以放钱呀,放钱是需要渠道的,我们2008年放钱是通过了我们的基建,通过我们的房地产,通过我们的国有企业大量吸收信贷。西方国家放钱是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但今后什么都没有了,比如西方进入负利率了,什么是负利率?就是债券都被央行买走了,你想买央行的债券却是负利率,央行已经把所有钱都给了公开市场了,没有增长空间了。负利率既是一种十分宽松的政策,也意味着政策已经完全没有空间了。我们面临的困境是,住宅建筑业将大幅下滑,现在基建年度的开工量也基本很难再上升了,再加上国有企业现在遇到困难的居多,那我们的信贷量又从哪里实现高增长呢?这是我对经济的两个观点:一是房屋建筑业会进入大衰退;二是货币方面会进入通缩。

  对于市场我有三个辨析:一是我觉得根本不是什么简单的中小投资者利益保护问题,利益保护是他亏钱你要让他挣钱。市场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中小投资者权益保护”,他要有权利和利益,要有知情权,有公平市场的权利。他对我们的市场是有权利的,但没有任何机构一定保证他挣钱,所以我们看到股灾当中股民受损,风险自担了,但他的权利应该被保护,包括我们的市场监管,也是要保护大家权利的公平。这是我的第一个看法。

  贺强:我提一句,国内国际中小投资者提的是不是“保护投资者利益”,没有提过“保护投资者权益”,各国《证券法》包括监管,没有说“保护投资者权益”的。

  孙建波:每个人有自己的理解,我觉得我们有些法律需要与时俱进。

  第二个,我觉得IPO定价管制也是有问题的,投行把一个公司的股票卖出去,本来市场定价20块钱卖,现在管制成10块钱,你换个谁同样可以卖出去,投行的定价和销售能力就得不到体现,这时候投行的能力就下降了,我们的投行也就没有国际竞争力了。我们中国资本市场对于IPO不是要对它定价管制,而恰恰是要放开价格管制,对于市场炒作和信息披露要继续加强。钱给企业是进入实体经济,炒作实现高股价恰恰是单纯的投机。

  第三个,对于市场,投机要适度,不能没有,如果市场没有投机,哪来流动性,如果每个人买股票都指望五年后获得收益,那市场又哪来的流动性?其次,如果没有杠杆,市场哪来的繁荣?无论是遏制投机还是管理杠杆,都有一个适度、合理的问题。